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智能

什么力量創造我們,又是什么取代我們先輩曾信奉的諸神?

曾夢龍2019-05-27 18:50:36

自達爾文之后,《創世記》對生物學一個懸而未決的核心問題進行了清晰的闡釋:自然選擇為何能產生如此無私的個體,不顧自己繁殖,而是為群體提供幫助?——理查德·蘭厄姆,靈長類動物學家

作者簡介:

愛德華·威爾遜(Edward O. Wilson,1929— ),哈佛大學榮譽教授,當代極負盛名的科學家,演化生物學巨擘,社會生物學之父,“知識大融通”和“生物多樣性”理念的倡導者,被譽為“達爾文以來偉大的博物學家”。他曾獲得美國國家科學獎、“生態學諾貝爾獎”克拉福德獎等,被《時代周刊》評為“影響當代美國的 25 位美國人”之一。他也是大師級的科普作家,有許多膾炙人口的科普作品,以《論人性》和《螞蟻》兩度榮獲普利策獎,還著有《社會生物學》《知識大融通》《繽紛的生命》等。

書籍摘錄:

引言

事關人類處境的一切哲學問題,歸根結底,只有三個:我們是誰?我們從哪里來?我們最終要到哪里去?第三個問題至關重要,因為它關系到我們的命運與未來。然而,要回答第三個問題,我們必須對前兩個問題有準確的把握。總體而言,對于前兩個涉及人類歷史以及人類出現之前更遠古的歷史的問題,哲學家們缺少確鑿可證的回答,于是,他們也無力回答事關人類未來的第三個問題。

在我漫長的職業生涯里,我一直在研究動物與人類的社會行為的生物學原理。如今探索之旅臨近終點,我才明白,為什么前人的自省沒有澄清這些關系到人類存在的根本性問題,即使是那些最有智慧的思想家也不例外;以及,更重要的是,為什么這些問題始終受困于宗教教義與政治教條的枷鎖。首要原因在于,雖然科學及其伴生的技術以指數級速度發展,知識總量每十年或幾十年就翻一番(具體速度因學科而異),但直到最近,科學才開始用客觀且有說服力的方式來解答人類存在意義的問題。

回顧歷史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人類存在意義的問題都被宗教組織掌控著。在宗教的創始人和后繼領袖們看來,人類存在意義的問題不難回答:是諸神把我們置于地球上的,然后諸神告訴我們如何為人、如何行事。

地球上有 4000 多種不同的宗教幻想,為什么現在還有人仍然相信其中一個,而非其他?答案是部落意識(tribalism)。稍后我會談到,部落意識是人類的起源方式帶來的一個后果。每一個有組織的或者公開的宗教,以及許多類似宗教的意識形態團體,都是一個部落、一個緊密團結的群體,都有自己獨特的一套故事(story)。這套故事包含的歷史經驗與道德規訓往往多姿多彩,甚至不無怪誕,但基本上被認為是不可變更的,而且更重要的是,它自認為比所有其他與之競爭的故事都更優越。這套故事賦予了其部落成員特殊的地位:他們不僅在地球上獨一無二,就是在宇宙里兆億個星系中無數的行星上也與眾不同。這怎能不讓部落成員為之鼓舞?

最妙的是,只要皈依這個信仰體系,部落就會擔保你將獲得永生。

在 1871 年出版的《人類的由來》一書里,查爾斯·達爾文把人類起源的整個主題帶進了科學探索的視野,并提出人類是非洲猿類的后裔。雖然這個論點在當時無異于石破天驚,并且許多人至今也不接受,但這個假說卻被后續研究證明是正確的。從猿類到人類的大轉變是如何發生的?自這個問題提出之后,我們對它的理解不斷進步,這主要歸功于古生物學、人類學、心理學、演化生物學和神經科學這5個領域里全球科學家的共同努力。因此,時至今日,我們對于人類起源的真正故事有了更清晰的認識。我們具備了相當充分的知識來回答人類的起源問題,包括起源的時間和方式。

如今我們得到的關于起源的真正故事,不僅跟神學家最初相信的大相徑庭,就連大多數科學家和哲學家也感到意外。但是,它跟目前已知的其他17種生物的演化歷史都吻合,這些生物都擁有基于利他主義與合作的高等級社會。這些主題在下一章里將會談到。

在余下的篇章,我還會探討一個與此密切相關的主題,科學家們也才剛剛開始進行這方面的探索—是什么力量創造了我們?到底是什么取代了諸神?對這些問題,科學界內部尚未達成共識,我在討論時也會力求全面公允。

第一章 尋找創世記(節選)

人類要長期生存繁衍,關鍵是要有全面、正確的自我認知。認知的對象不僅是過去 3000 年有文字記錄的歷史,也不僅是始于 1 萬年前新石器技術革命的文明史,而是要一直追溯到 20 萬年前智人(Homo sapiens)剛剛出現的時刻。不僅如此,我們還需進一步追溯人類出現之前幾百萬年的生物演化史。有了這種自我認知,我們才能自信地回答這兩個終極哲學問題:什么力量創造了我們?又是什么取代了我們的先輩曾經信奉的諸神?

如下陳述可以被視為幾近確鑿的事實:人類的身體與心靈都有其物質基礎,并遵循一定的物理和化學規律。人體內的所有成分,就科學已經探索過的和正在探索的部分而言,都是通過自然選擇演化而來的。

下面繼續陳述基本事實。演化是指一個物種的種群內基因頻率的變化。物種被定義為(雖然這個定義并不完美)一個或多個種群,它們的內部成員能自由交配,或是在自然條件下能自由交配。

基因演化的單元是一個基因,或者是相互關聯的多個基因。自然選擇的目標是適應環境。在特定的環境下,自然選擇會偏好一個基因的某種特定形式(等位基因)。

在生物社會的組織形成過程中,自然選擇總是在多個層次上發生作用。在一些“ 超個體”(superorganism)的例子(比如少數螞蟻和白蟻)里,地位較低的成員會形成無法生育的工作階級,除此之外,群體內的大多數成員都會彼此競爭,爭奪地位、配偶和公共資源。自然選擇同時在群體的多個層次發揮作用,影響著每個群體相對于其他群體的競爭優勢。個體是否會形成群體,如何形成群體,以及群體組織是否會變得更復雜,后果如何,所有這一切都依賴于其成員的基因,以及命運為它們安排的環境。要理解演化規律如何包含著多個層次的自然選擇,我們不妨先來考慮一下這些層次都是什么。生物演化指的是一個種群內的基因組成發生了變化。這個種群包含著整個物種內的,或者這個物種在一定地理范圍內的所有可以自由交配的成員。自然條件下所有可以自由交配的個體組成了一個物種。就人類而言,歐洲人、非洲人、亞洲人可以自由交配(只要文化隔閡不是問題),因此我們屬于同一個物種。獅子和老虎在圈養環境下可以雜交,但在南亞的自然環境下,它們即使生活在一起也不會交配,因此,它們屬于不同的物種。

自然選擇,即生物演化的驅動力,可以用一句話來總結:突變提案, 環境篩選(mutation proposes,the environment disposes)。突變是種群內基因的隨機變化,它們的出現方式有三種:(1)一段基因的DNA 序列發生變化;(2)染色體上基因的拷貝數發生變化;(3)染色體上基因的位置發生變化。如果基因突變改變了生物的某個性狀,使生物更適應它所在的環境,繁衍得更快更好,那么突變基因就會隨之復制,在種群里傳播,于是突變基因的頻率就會增加。相反,如果基因突變不利于生物適應環境,那么突變基因就會保持在較低水平,甚至完全消失。

我們不妨設想一個例子,來簡單地進行解釋(當然,沒有哪個真實的例子會像教科書上寫的那么簡單)。假設有一個鳥群,其中 80% 的鳥有綠色的眼睛, 20% 有紅色的眼睛。再假設綠眼睛的鳥的死亡率更低,因此會留下更多后代。于是,到了下一代,綠眼睛的鳥已經占了 90% ,而紅眼睛的鳥只有 10% 了。通過自然選擇,演化就這樣發生了。

要把握演化的進程,極為重要的一點是以科學的方式來回答兩個不可避免的問題。第一,每一種可以測量的性狀差異,比如大小、膚色、性格、智力與文化,多大程度上是由遺傳決定的,多大程度上是由環境決定的?答案因性狀而異,而且也不是簡單的是或否。相反,我們需要考慮的是“ 遺傳率”(heritability),即在特定時間、特定種群內變異的數量。眼睛的顏色幾乎是完全可遺傳的,因此可以說,眼睛的顏色是“ 可遺傳的”(hereditary)或“ 基因決定”的。另一方面,膚色的遺傳率較高,但不是完全由遺傳決定的,它不僅依賴于遺傳因素,也取決于日曬程度和防曬霜的使用程度。性格和智力的遺傳率較為一般。一個善良、外向的天才可能生于貧窮落魄之家,而達官顯貴的豪宅里也不乏張揚跋扈的蠢材。因此,對于一個健康的社會而言,其教育系統必須要兼顧所有社會成員的潛能與需要。

那么,人類的不同種族之間的遺傳差異足夠大(遺傳率足夠高)嗎?或者,用更專業的話說,人類有不同的亞種嗎?我之所以提起這個話題,是因為在美國,種族問題依然是一個雷區,只考慮自我利益的政客們,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,都戰戰兢兢,顧左右而言他。要解決這個問題,我們需要做的是繞過雷區,用理性加以分析。種族也是一個種群,而其劃分幾乎總有隨意的因素。除非這些種群是各自分開的,并且在一定程度上相互隔離,否則區分種族的意義不大。原因在于,當遺傳性狀在特定區域內的一個物種里發生變異時,它們往往不會按規律出牌。比如,在整個物種范圍內,體型可能有南北差異,膚色有東西之別,而飲食習慣呈斑點狀分布。其他無數種遺傳性狀也可以如此分類,而且越分越細,直到地理分布的真正模式被無望地細分成許許多多的小“ 種族”。

在每一個種群中,演化都一直在進行著。在極端的情況下,它的節奏是如此之快,以至于在一代之間就能創造出一個新物種。在另一個極端,演化的速率是如此之慢,以至于有些物種的典型性狀與它們遠古時代的祖先相差無幾。這些演化緩慢的生物,通常也稱為“ 孑遺生物”或“ 活化石”。

一個相對迅速的演化案例:在過去的 100 萬年里,原始人類的腦迅速生長。能人(Homo habilis)的腦容積大約是 900 毫升,但到了它們的后裔智人那里,腦容積就達到了 1400 毫升。與此恰恰相反的是,在過去 1 億年里,蘇鐵和鱷魚的變化極小,它們是真正的“ 活化石”。


題圖為威爾遜,來自:維基百科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结果开将结果